新华财经|《市场准入负面清单(2019年版)》进

发布时间:2020-01-06 17:43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商务部22日对外发布《市场准入负面清单(2019年版)》,这是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全面实施以来的第一次年度修订。从内容上看,2019年版负面清单共列入禁止和许可类事项131项,比2018年版缩减13%。在主要框架结构不变的基础上,2019年版负面清单缩短了清单长度、减少了管理措施、公布了主管部门、明确了统一编码,进一步丰富了清单制度体系和内容层次。

  “全国一张清单”制度体系更加完善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,是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,是根本性、全局性、制度性的重大改革创新,对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促进政府职能转变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构建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“通过2019年的修订,‘全国一张清单’制度体系更加完善,大大提高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完整性,杜绝了单外有单、单外仍有禁止和限制市场准入的现象。”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申海平说。

  例如,2019年版负面清单将“地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和农产品主产区产业准入负面清单(或禁止限制目录)”纳入,至此,已将产业结构、政府投资、互联网、主体功能区等全国性市场准入类管理措施全部纳入。同时,全面清理违规制定的其他负面清单,取消各地区自行编制发布的市场准入类负面清单23个。

  缩减清单、放宽准入,优化营商环境

  从内容上看,2019年版负面清单共列入禁止和许可类事项131项,比2018年版减少20项事项,缩减比例为13%,移出了一些不符合清单定位的措施。例如,将“船舶安全检验证书核发”“打捞或者拆除沿海水域内沉船沉物审批”等不符合清单定位的措施移出。

  同时,2019年版负面清单放开了一批有含金量的措施。例如,将“消防技术服务机构资质审批”“职业技能考核鉴定机构设立审批”“养老机构设立许可”“社会福利机构设置许可”等措施放开,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,打破准入门槛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助理教授任启明认为,2019年版负面清单修订中移出、放开了部分管理措施,意味着相应市场准入环节的放开,进一步优化了营商环境。“放开市场准入,并不意味着不进行市场管理,而是应当更多地依靠事中事后监管。”任启明说。

  任启明表示,2019年版负面清单还通过修订相关措施,放宽了市场准入。例如,通过修订,实质上相当于取消了“收购珍贵及限制收购的林木种子”和“使用总质量4500千克及以下普通货运车辆从事普通货运经营”的审批。

  及时纳入新设立准入措施,增加信息公开内容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体改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2019年版负面清单坚持全面覆盖,及时纳入新设立的准入措施。例如,将“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”等依法新设的准入措施纳入,并根据2018年版负面清单执行情况,将“生鲜乳运输、生鲜乳收购站许可”“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企业资格审批”等少量符合清单定位的准入措施列入,提升清单的完备性。

  “有观点认为,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应该越薄越好,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。”任启明说,“对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评价核心标准,应该是与市场发展及政府服务职能相匹配。一些行业和领域急需更为有效的市场管理,因此增列一些事项是十分有必要的。”

  此外,与2018年版相比,2019年版负面清单进一步扩大了清单信息公开内容。2019年版负面清单增加了“事项编码”和“主管部门”两栏。“事项编码”依托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,赋予每个事项唯一识别代码。“主管部门”列出了每条措施的主管部门,便于市场主体更快捷、更明确的找到相应主管部门。

  “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改革,涉及破除隐性壁垒等更深层次的体制机制改革问题,既与‘放管服’改革有所联系,更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项基础性全局性改革。”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郭丽岩说。

  返回半岛网首页>>

<
版权所有:龙8手机登录_龙8手机网页登录 - 线路 . 沪ICP备11029013号-1 .